左侧图 那些和古人斗智斗勇的日子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小郡主病愈啦

  章林是宫里的老人了,自打皇上还是储君的时候就跟在身边伺候着,对皇上的秉性脾气都十分清楚。

  但他也知道进退,明白揣测圣意是上位者最忌讳的事情,就算揣着明白也要装糊涂。

  只是太糊涂了,又显得没用,个中分寸的拿捏是最难的,却也是显得他和别人的不同来。

  此时见皇上问,便上前两步说:“将军理应知道,皇上是为他好。”

  皇上听完他的话,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也躬身往后退回原位了。

  他跟着皇上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很多事情,好的坏的,甚至是那些被束之高阁恨不得此生不再想起的事情,他都是知情者。

  其中就包括此时皇上心里的这件事,这件……

  宁家和太上皇的往事。

  如果他没有猜错,皇上此时一定在经历十分严重的自我谴责,但这没有办法,人这一辈子,想做的和该做的,总是会起冲突。

  最终无论哪边赢了,都不会开心,哪怕是皇上也没有办法避免。

  章林这么想着,看着皇上的心就疼了一下,他垂下眼睛,将情绪收敛起来。

  另一边,宁致远快步走了出去,身后的宁元嘉心中疑惑,但也清楚皇宫内院并非说话的地方,因此只得加快脚步紧跟宁致远。

  身旁的小太监跟得吃力,终于出声:“将军能否慢一些?”

  宁致远仿佛这才反应过来似的,说:“实在不好意思,走得急了,倒忘记公公。不如公公就送到这里吧?”

  小太监其实也累了,但又怕耽误差事,其实此时众人已经到了最外面的宫墙,离停马车的地方也没多远了,目光所及之地就能看到那辆马车。

  小太监还在犹豫,就听宁元嘉说:“公公若是不放心,可以就在这里看着,待我们上了马车再离去也就是了。”

  话音刚落,小太监眉开眼笑,果然是个好主意。

  于是也就停下了脚步,让两人先走,一直盯着两人上了马车,马车两边的护卫和他点了点头,然后往宫门的方向驶去。

  小太监终于完成了今日的人物,这才转身离去。

  马车中的父子二人却没有这般轻松的心情。

  宁元嘉有些沉不住气,但他三番两次看向宁致远,见他都没有开口的意思。

  挣扎了一下,忽然感觉到马车一顿,这才意识到自己此时还身在宫中,未出宫门,马车两旁多的是宫中的护卫。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马车停下了,只听守着宫门的护卫过来问话,车夫一一答了,这才放行。

  直直又走出了很远,宁致远才开口:“有些往事,我该说于你知道,毕竟以后的宁家,要靠你撑起来。”

  这会儿外面天光大亮,但马车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竟然十分隔光。

  在这有些昏暗的光线里,宁元嘉却觉得自己看到了父亲的眼睛。

  却说此时的荣王府也是难得的安逸。

  方才宁家父子入宫后,小郡主便喝了药睡了,这会儿方醒。

  宁心正在正房安慰这几日被冷落的顾子煜,听闻小郡主醒了,丢下一脸嗷嗷待哺的顾子煜就冲了过来,害顾子煜在房中冲着枕头生气。

  宁心来到的时候,一直在府中呆着的大夫也过来了,刚巧给小郡主诊治完。

  宁心问到:“小郡主情况如何了?”

  大夫躬身回到:“回王妃娘娘,恢复得很好,基本没什么大碍了,明日便可将药停了。”

  药喝多了也不好,这一点上宁心十分赞同,但在古代,敢于这么说话的人倒是不多。

  这个大夫不错。

  小郡主的身体无碍,宁心的心情也放松许多,她将自己的赞许冲大夫表达出来,又让他去外面领赏,这才进了正房。

  发呆的小郡主听到动静,见是宁心,笑得有些羞涩:“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

  宁心假装生气:“你也知道?再怎么闹脾气也不能置自己的安危不顾。”

  小郡主的鼻头有些发红,知道宁心是真的心疼自己,撒娇着说:“我错了。”

  宁心叹了口气,她其实是真的有些生气的。

  云铃救人的时候,她就在旁边。

  看着小郡主的样子,她也很心疼,一面气小郡主不顾自己的安危,一面气宁元嘉。

  也因此,才有了她和宁元嘉说的那番话。

  小郡主扯着她的袖子,眼角发红,带着鼻音:“我再也不这样了,你能不能不要生气了。”

  她带着三分撒娇三分委屈四分小心,让宁心看着心都化了,自然也绷不住,笑了出来。

  仔细地问了小郡主感觉如何,得知真的没什么大碍,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小郡主说:“宁元嘉呢?”

  宁心逗她:“这不刚分开没多会儿?”

  小郡主的脸刷一下红了,她到底是个孩子,支支吾吾了半天:“对不起。”

  宁心说:“这次对不起的是什么?”

  小郡主说:“我不该瞒着你的。”

  宁心摇了摇头:“这是你的事情,你可以选择和谁说,什么时候说,这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

  她说的是真心话,但小郡主却会错了意,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到: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是很担心的,担心有之,害怕有之,甚至觉得自己很……恶心。”

  宁心听着她说这些,瞬间有些恍惚。

  在现代的时候……

  她也遇到过这样的场景,原本时间久远,她都有些记不得了。

  但此时听到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她忽然有些穿越的错觉。

  那是她的一个闺蜜,被男友哄骗着发生了关系,哭着和她打电话,没有说男友,单单觉得自己恶心。

  这是怎样的心理呢,觉得自己不配得到最好的,所以发生了任何事情,只要结果不好,就在自己身上找错。

  宁心心疼极了,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额发。

  “你怎么这么傻。”

  小郡主笑了,看着有些湿润的眼睛弯了弯。

  “我是傻,我应该知道,谁都可能嫌弃我,但你会帮我想办法。”

  两人对视一笑,宁心这才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他和爹一起进宫了。我觉得多半是去求皇上赐婚。”

  说完她看了一眼小郡主,其实对于方才两人在房中说了什么,宁心也没底,生怕是宁元嘉又一个少年心性冲动着自己做了主。

  果然如她所料,小郡主瞪大了眼睛。

  “赐婚?”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