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东厂有位爷

第17章 下聘

  佟裳主动迎上那目光,微微扬起头,“大人您呢,大人愿意娶我吗?”

  易恒抿着唇不语。

  佟裳轻笑,两个最聪明的人,互相玩着权柄的游戏,两个最自私的人,冷眼等着对方亮底牌。

  良久的沉默对视后,佟裳崩不住了,“大人是聪明人,佟裳背着水性扬花的骂名,虽是嫡出,可佟家是不会为我出半分嫁妆的,我……”

  “当日茶馆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若不娶你,外人议论起来会说我薄情寡义……”

  “哦?那这么说,大人倒是义举了。”

  易恒轻笑,站起身来道:“行了,我易恒虽不是家财万贯,可你这点嫁妆,我还不稀罕,你若为这个发愁,大可不必,你若为别的,那我劝你别给自己找麻烦。”

  淡淡的凝眉突然化作凌厉,冷冷钉到她脸上。

  佟裳听得出他的威胁,只是低头不言语。

  易恒击掌唤来长随侍候他更衣,佟裳也忙命阿绿去取披风来。

  易恒抬头看着外面漫天的大雪道:“别送了,好好养着吧。”

  淡漠的一句话,却让佟裳心底莫名有了些许暖意,可他对她的关心,也仅止于此了,好好养着,退婚的事别想。

  易恒出了殿门,身子很快钻进了小轿,随着内侍高呼起轿的声音,平静的院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佟裳依在门框上,若有所思。

  阿绿看着她道:“小姐,您在想什么?”

  佟裳蹙眉道:“我总觉得有点奇怪,你见过太监有喉结的吗?”

  阿绿笑着道:“原来您说这个呀,奴婢听说掌印大人十二岁才净了身,所以他跟别人不一样呢。”

  “是这样吗?”佟裳有些怀疑,阉人跟正常男人是有区别的,虽然她说不上来易恒身上哪里不对。

  因为易恒的突然到访,佟府上下原本欢乐的气氛变得十分凝重,周围一片紧张。

  偏僻的假山后头,王氏母子三人一脸凝重,“你可看清楚了?确实是在茶馆的那个男人吗?”

  管家到这会还吓得两腿发抖,哭丧着脸道:“夫人,那天他戴着面具,可他身边的长随没戴面具,那白公公就是跟咱们动过手的那位,奴才是不会认错的。”

  王氏面色凝重了起来,“这个佟裳,到底在搞什么鬼。”

  佟佳惠道:“娘,这么说来佟裳早就认识易恒,她做这出戏,是为了跟慕容家退婚另嫁?”

  一直在旁没说话的佟子谦摇头道:“她还没那么聪明,再说宫里的关系哪是那么容易走动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阴谋。”

  王氏道:“不如我递个帖子进宫里,话里话外问问贵人娘娘,兴许能问出什么来?”

  佟子谦道:“姑母入宫多年,做事十分谨慎,她一向有事只跟父亲说,何况这事事关易恒跟皇后娘娘,这会您冒然进宫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那可怎么办?”王氏的愁眉不展。

  佟子谦道:“先等等看,就是有什么阴谋,狐狸尾巴也总有露出来的一天。

  ***

  佟裳病了一个春节,等病痊愈已经是十天后的事了。

  阿绿怕她病情反复,硬是让她多吃了几副中药,把佟裳喝得小脸黄黄的,她早上起来,人没什么精神,让阿绿拿了被子躺在春榻上歇着。

  阿绿端着燕窝进来,看见她又拿起了医书,不悦地道:“小小小姐,您病才好,大夫让您多休息,这书什么时候不能看,您怎么就是不听话。”

  佟裳近来被她管得手脚都不能动,着实郁闷,一时打趣地道:“阿绿,你这管家婆的性子,将来谁娶了你,保管够他喝一壶的了。”

  阿绿红着脸道:“奴婢才不嫁人呢,奴婢要跟着小姐。”

  “跟着我也不耽搁你嫁人啊,回头我在掌印大人府上给你寻摸着,若有长得好看的小太监,我也给你配一个好不好?”

  “小小小小姐你欺负人,人家不理你了。”

  佟裳笑着,端起桌上的燕窝慢慢喝着。

  其实想一想,做易恒的老婆也没什么不好,起码现在王氏对她恭恭敬敬的,就连一向对她不管不问的老夫人也送了燕窝给她补身子。

  人哪,左右扛不过钱权二字。

  “小姐小姐,天大的喜事啊!”

  容妈一遛高唱进了门,肥胖的身子差点踩坏了门槛,佟裳病才好,人受不得高音,皱着眉道:“容妈,什么好事这么着急?”

  容妈开心地手舞足蹈,指着外面道:“姑爷送聘礼来了,整条街的人都在看热闹呢,平时跟咱们没来往的那些大人们也都上门祝贺了,大小姐,您这回可给咱们府上长脸了,那易掌印出手好阔绰,我听夫人说,礼单足有院子那么长,就连信王当年娶妃,也没有这样的排场。”

  容妈说到兴奋处喜笑颜开,胖胖脸上露出几道皱纹。

  佟裳心道,信王当然不需要用聘礼打动人心,信王有权势有地位,跟他结亲,那是尚主,以后就是皇亲国戚,可易恒呢?嫁给他是守活寡。

  容妈说完,见佟裳不为所动,有些意外地道:“小姐,你怎么不高兴啊?”

  佟裳扯扯嘴角,勉强挤出个笑来。

  容妈又想起什么道:“对了,还有几箱东西,掌印大人吩咐是要特别给大小姐您的,奴婢来的时候,老爷已经让人给您送过来了,估计一会就到,呵呵,奴婢为了给您报信,跑得快了点。”

  “容妈辛苦了,阿绿,赏。”

  “是。”

  容妈接了赏,见是一锭银子,眼睛直冒金光,果真是今非昔比,这佟大小姐自从攀了高枝,人也变得财大气粗起来了,“多谢大小姐赏。”

  过了一会,内侍抬着几个箱笼进来。

  佟裳接过那张礼单看了眼上面的东西,尽管她不是很在乎这些身外物,但是易恒能这么对她,佟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她总以为他们是包办婚姻,他对她不该有情。

  阿绿扶着佟裳下了榻,看着那满箱子的金银珠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佟掌拿起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在手里端详着道:“送聘礼来的人呢?”

  “在外面。”

  “叫他进来。”

  丫鬟出去叫人,过了一会,一个穿常服的公公低眉顺眼走了进来,对着佟裳格外的敬重。

  “奴才白奉天,给佟姑娘请安。”

  佟裳道:“白公公快起,佟裳年龄小,生受不起。”

  白奉天笑着道:“您如今的身份可不能说生受不起这种话了,满京城的达官贵妇里您都是尊贵的。”

  佟裳心知他是恭维,不过并不讨厌,只是笑笑道:“公公送东西来时,你家大人可让你带什么话来?”

  白奉天道:“大人让奴才带了一封信给佟姑娘。”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