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东厂有位爷

第12章 东厂

  他与佟裳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完全是调情,佟佳惠冷哼一声道:“娘,你看他们完全目中无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敢这样,不定私下怎么混乱呢。”

  当着慕容府管家的面,王氏只觉老脸丢尽,捂着胸口道:“还愣着作什么,把这对奸夫淫妇给我抓起来。”

  小厮答应着,还没上手已被几道暗器钉在柱子上,定睛一看,竟是筷子。

  王氏自认门楣不凡,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登时大怒,“胆大包天的狗奴才,竟敢跟咱们动手,来人,把这些狂徒拿下。”

  慕容府管家认出为首那人腰上的腰牌,吓得脸色一白,当即出声喝止,“且慢。”

  王氏转头,不解地看着慕容府管家,管家上前两步,悄声道:“夫人万万不可,这些是东厂的人。”

  王氏愕然,脸上瞬间多了几丝惶恐。

  慕容府管家拱手上前道:“不知是东厂办案,我家老爷是礼部侍郎慕容氏,这位夫人是太医院院使佟老爷的内人,我们正在处理家务。”

  白奉天倨傲地道:“我家主子路过此地,没功夫听你们料理家事,烦请先走一步。”

  管家陪笑道:“那是自然,您请。”

  佟佳惠道:“奸夫就这么放走了,回头她要赖帐怎么办?”

  白奉天一个眼刀扫过去,佟佳惠吓得立刻闭了嘴,王氏深怕女儿受辱,忙将她挡到身后,不让她说话,“小女年幼,还请见谅。”

  白奉天用食指在嘴上划了一下道:“祸从口出,小姐以后说话注意着点。”

  佟佳惠满脸通红,只是迫于他的气势不敢作声。

  易恒一行人出了茶馆,又有人过来将尸体抬了出去,包厢里这才算恢复了正常的气氛。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佟佳惠嫌恶心,一直拿帕子掩着口鼻,佟裳却已经端然坐在那里喝茶。

  佟子谦岔然道:“今天算你运气好,杀了人居然有人替你顶罪,不过你最好给我小心点,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佟裳愤然道:“东厂的大人都说了人是他杀的,大哥哥却一直笃定人是我杀的,你究竟是何居心?我一个弱女子,什么时候会用筷子当暗器?现在趁东厂的大人还没走远,大哥哥若真怀疑,不如我们再上去问问清楚。”

  “你……”

  王氏道:“别吵了,你杀没杀人暂且不说,不过你私会情人的罪名已是定了,现在慕容家要退婚,咱们也是无话可说。”

  佟裳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慕容府管家,轻笑着道:“姨娘早已盘算好了,就怕坐不实罪名,带着慕容管家一块来捉奸,真是好手段。”

  王氏冷哼,“凭你巧舌如簧,这回恐怕也遮掩不过去了。”

  慕容管家拱手道:“佟夫人,这是你们的家事,我就不参与了。”

  “管家慢走,回头我自然让我家老爷给慕容府一个交代。”

  “告辞!”

  王氏冷眼看着佟裳道:“来人呀,佟裳败坏家风,给我带回去关起来,听候老爷发落。”

  “是。”

  ***

  柴房四处透风,有雪花自房顶的破洞飘下来,正好落在佟裳脸上,她伸出手,接了点雪在掌心,慢慢看它融化。

  才一个多月而已,已经是第二次被关进柴房了,事到如今竟有种泰然的感觉,慕容家退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她倒不担心退婚,总之她跟慕容公子没情分,只是她通奸的罪名要是认了,往后恐怕难以在佟家立足,被送到乡下也是迟早的事。

  这样一想,便有些头疼。

  刚才被他捏过的脖子还微微发疼,佟裳抚着脖子,回想那双细长的带着冷意的眉眼,心里划过一道异样的情绪。

  京城乃天子脚下,就连锦衣卫也不会青天白日的杀人放火,可他施施然便认了杀人的罪名,从中午到这会儿已过了半天的功夫,死了个人,竟像是死了只蚂蚁一样,听不见半点风声。

  “他是谁呢?”佟裳呢喃。

  “小小小小姐……”阿绿轻轻敲了敲门板。

  佟裳靠过去,“怎么样?”

  阿绿摇头,“老爷很生气,根本不让下人议论,不过奴婢刚才听说慕容家来过人了,退婚的事,应该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佟裳不在乎这个,“那通奸的罪名呢?老爷相信了吗?”

  阿绿摇头,“老爷信不信奴婢不知道,不过老爷很生气,晚饭时还抽翻了桌子,说要把您送到乡下去。”

  佟裳的心凉了一半,纵然佟老爷有心护着她,可是在古代,名节贞操比杀人的罪名更大,她留在佟家的机会,很渺茫了。

  “我知道了,你去吧。”

  “小小小小姐……要不要奴婢再去求求元少爷?”

  “他还是小孩子,不中用的。”

  隔了半晌那边仍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佟裳以为阿绿还没走,“阿绿,不是让你走吗?你留在这儿也没用的。”

  “世事无常,这才几日不见,姐姐竟落得如此下场,真叫人唏嘘。”佟佳惠的声音从外头传进来。

  佟裳冷笑道:“妹妹雪夜过来,是要痛打落水狗吗?”

  佟佳惠嗤地一笑道:“姐姐何苦埋汰自己,不过姐姐你可真笨,慕容府的管家过来说退婚的事,也不过只是一议,他们家顾忌父亲在朝中的地位,轻易也不敢得罪,谁知你竟真让人抓到了把柄,这下可好,“一议”变成了“定局”。”

  佟裳冷笑,“你能想到给我安排个奸夫,当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佳惠,你长大了。”

  佟佳惠冷笑,“姐姐一日千里,妹妹不敢不进步,不然什么时候死在姐姐手里都还不知道呢,如今我也有一句话送给姐姐。”

  “你说。”

  “我佟佳惠要办的事,还没有办不成的,你若识趣就别挡路,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念姐妹情份了。”

  佟裳冷笑,不过还是道:“妹妹的话,姐姐记住了。”

  ***

  佟佳惠带着丫鬟来到母亲的院子,在门口结绳的小丫鬟见了她忙过去打帘子,“小姐。”

  “恩,大哥哥在吗?”

  “在里面。”

  偏厅里,王氏正跟儿子说话,母子二人屏退了下人说悄悄话,如若不是两人嘴里说着打杀的话题,气氛倒显得十分安静祥和。

  “母亲,哥哥。”佟佳惠上前行过礼,便开始质问佟子谦道:“哥哥这回在茶楼安排的什么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一点都不配合,最后竟然还径自走了?”

  佟子谦拧眉不语,一副沉重的样子。

  佟佳惠恍然明白过来,惊地道:“不会是死了的那个吧?”

  王氏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追问道:“佟裳当真攀上了东厂的人?”

  佟子谦摇头道:“佟裳不过是一个闺阁女子,去哪里认识这种人,要真认识也不会事后甩手就走了。”

  王氏点头,“这回的事,慕容府的人不深究真是万幸,只是那人到底是谁杀的?不会是佟裳真的敢……”

  想到这里,她便捂着胸口,觉得有股冷意从底下游上来。

  佟佳惠劝道:“娘,你管她是谁杀的,东厂的人咱们惹不起便罢了,反正这回能顺利把佟裳赶走也算是喜事一件。”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