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东厂有位爷

第4章 不认识自己

  虽然她在水下的记忆有些混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水下还有个人,她是挣脱了那人才过去救佟元的。

  以佟裳的智商,她当然不认为那人的目标是她,佟大小姐在佟家没什么地位,构不成威胁,他们的目标是佟元,佟元死了,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王氏,用脚丫子想想都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只是现在说出这些没有什么意义,没人会相信一个已有过几次前科的佟大小姐的话。

  阿绿震惊地张大眼睛看着她,“你是说……”

  佟裳点头,“没错,他们想置我们姐弟于死地。”

  她从随身的荷包里倒出一枚金纽扣,“这是我从凶手身上抓下来的,我已经看过了,是纯金的,这年头咱们府里都还只用鎏金的,能用得起金纽扣的人必定是贵客,可我记得,出事当天并没有访客,你得空出去查查,看那天侧夫人那边有谁来过?”

  “是,奴婢回头就去查。”

  “不过王氏做事一向干净,已经过去这么多天,想必证据她都处理干净了,你先慢慢查着,只要狐狸还在,总有一天会露出尾巴的。”

  “是。”阿绿一副临危受命的庄重感。佟裳觉得气氛有些凝重,便故意扯了些家常,“阿绿,你是从小结巴吗?”

  阿绿提起自己的病症,羞赧地摇头,“奴婢很很很……很小的时候生了场大病,好了就就就……就结巴了。”她说完,见佟裳没哼声,紧张地道:“小小小……小姐你是不是嫌弃奴婢,要赶奴婢走?”

  佟裳笑着摇头,“我什么时候说要赶你走?”

  “可是……小姐以前一一一……一直嫌弃奴婢结结结……结巴,给您丢人。”

  “我以前这么现实吗?”

  “恩,小姐还说奴婢长得丑……”

  “……”这佟大小姐实在不够宽厚。

  佟裳回到院里已经夜深了,独门独户的小院,看起来比佟元那里要差多了,屋子里摆设一般,服侍的人除了阿绿便只有一个腿脚不灵便的老妈子,屋子里烧了火盆,可还是冷。

  佟裳累了,只叫端热水洗了把脸就上床睡了。

  天大的事,也要先睡觉。

  ***

  佟元养病期间,佟裳被禁足,等闲出不去,正好趁机会先熟悉环境,闲时叫阿绿去找几本医书看,或者跟阿绿学着绣花。

  阿绿看佟裳学得有模有样,不禁惊奇地道:“小小姐,您进步真大,以前您绣花就跟毛毛虫一样……您绣得真好。”

  佟裳谦虚地笑笑,如果人生重来一世,有人问她不做外科医生最想做什么,应该是裁缝,毕竟缝针也是她的特长。

  佟裳坐了半天腰酸背痛,起来活动筋骨。

  张婆婆进来道:“小姐,二小姐来看您。”

  “佟佳惠?”王氏为了让佟佳惠装病装得像一点,势必会让她在屋子里多待几天,这么迫不急待来见她,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必需现在办。

  “先把人领到偏厅去,说我一会就到。”

  “是。”张婆婆答应着转身出去了。

  佟裳则斯条慢理坐到镜子里理妆,阿绿看得奇怪,“小姐以以以……以前听说二小姐来,二话不说就要出去的,今今今……今天您怎么不着急?”

  “急什么?是她找我,不是我找她。”

  佟裳在家只穿了一件春绿色的棉袍,这两天吃得好睡得好,养得小脸粉白粉白的,“去拿那件白色带兔毛的褙子给我。”

  阿绿依言到柜子里取了衣服给她,又把她最爱的首饰盒端了出来。

  佟裳只从里挑了一只米珠制成的流苏钗,阿绿不禁好奇,“小姐最爱这套赤金的首饰,今天怎么不戴了?”

  “我不喜欢,送你了阿绿。”

  阿绿有些吃惊,“这可是您最喜欢的呀?”

  佟裳毫不心疼,硬是把里面最沉最大的几件赤金首饰塞给了阿绿,“拿去。”

  阿绿心虚地收下,虽然那些首饰她平时也戴不出门,但心里还是开心的,“小姐,您对奴婢真好,奴婢来给您梳头吧。”

  佟裳依言坐下,在这里她一切都适应得很好,只是梳头一时半会还学不会。

  阿绿手巧,很快给她梳了飞鸾髻,将那只珍珠流苏钗斜簪在鬓边,绿色的棉袍外穿着珍珠白色的素面褙子,脖子上一圈白色兔毛,配上一张粉嫩的小脸,看上去清纯又不失娇媚。

  阿绿不禁看得呆了,其实小姐长得很美,只是以前不懂得打扮,加上王夫人跟二小姐常常送来一些大红大绿的衣服,配上那些又沉又土气的赤金首饰,让大小姐多少显得有些俗气。

  “小姐,您你……您真好看。”

  佟裳笑笑,“走吧。”

  佟佳惠坐在偏厅候着,还算气定神闲,只是她旁边的丫鬟红叶就沉不住气了,“小姐,这大小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她凭什么让您等,在您面前还摆什么臭架子。”

  佟佳惠脸色微沉,“她是大小姐,我是二小姐,我等她难道不应该吗?何况,这话也是你说的吗?”

  “奴婢知错。”

  佟佳惠见她知错,也就收了口,本来也不是真心怪她,只是她不能向外界树立自己长幼不分的形象,所以平时对这个姐姐,她还是很尊敬的。

  张婆婆送茶进来,“二小姐请喝茶,我们小姐一会就到。”

  佟佳惠笑着点头,示意红叶打赏。

  张婆婆接了那一吊钱的打赏,有些受宠若惊,“二小姐您真大方。”

  红叶不屑地冷哼一声,退到佟佳惠身后,佟佳惠则温婉谦卑地道:“张婆婆平时照顾姐姐辛苦了。”

  “哪里,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姐姐在里面做什么呢,怎么这会还不出来?”

  张婆婆也纳闷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说让您等着……”说到一半,她觉得稍稍有些不妥,笑着解释道:“可能在打扮吧,最近大小姐有些奇怪,没事就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就像不认识自己似的。”

  佟佳惠微微纳罕,“这样啊。”

  “大概很快就来了,二小姐再多喝点茶,奴婢给您烧水去。”

  张婆婆退了下去。

  佟佳惠想着张婆婆的话,一时没有头绪,无论如何,就跟娘说得一样,佟裳这次落水后的反应确实有些反常,她就是听了这个才决心要来探一探虚实,她就不信一个榆木疙瘩还能变成天才不成。

  “小姐,她来了。”红叶轻声提醒。

  佟佳惠忙放下茶杯起身相迎,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佟裳,不觉愣住了,这还是从前那个只知道穿金戴银的佟大小姐吗?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