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东厂有位爷

第11章 奸夫

  易恒失笑,看她年岁不大,衣着谈吐不像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可大户人家的千金又怎么会大白天男扮女装出门,还面不改色杀了人。

  “你叫什么名字?”

  “佟裳。”

  “你倒大方,你就不怕我把今天的事传扬出去?姑娘家还未出阁就被一个男人近了身,还失手杀了奸夫,你还嫁不嫁人?”

  “他不过是个命短的登徒子罢了,奸夫不还在这儿吗?”

  易恒听了这话,眸子里笑意更深了,目光定定地在她白细的小脸上看了一会,手指慢慢松开了,“要我做奸夫,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不管你是谁?这浑水是你自己要搅进来的,要死也得一起死。”

  易恒一笑松开了她,“我在这里等人,你到一边待着去。”

  佟裳被他推开,揉着发疼的脖子,朝他胳膊上看了一眼,“你胳膊上的刀口有毒,若不及时处理,这只手都要废了。”

  易恒只是不理会她,“去门口看着,别让人进来。”

  “你就不怕我跑……”话音还没落一枚暗器嗖地一声从她眼前划过去,深深钉到木头里,黑色金属震得发出鸣响。

  “你觉得我怕吗?”他反问。

  佟裳乖乖地闭上嘴,到门口守着。

  易恒去了披风,扯开袖子露出手臂上的伤口,伤口不深,没伤到筋骨,只是血液呈黑色,是剧毒。

  易恒就着茶壶里的水简单清洗了伤口,又将随身带着的药瓶打开打算敷药。

  “你这样做没用的,这是七星毒,毒入皮肉,会很快蔓延的。”佟裳斜倚在门框上道。

  易恒眸锋一凛,抬头看着她道:“你认得这毒?”

  佟裳好笑地道:“我说了我叫佟裳,你没听说过佟家吗?我家四代御医,你碰见我算你命大,你应该知道这七星毒的解药只有我家有。”

  易恒这边略一踌躇,佟裳已经走了过来,“我来看看你还有没有得救。”

  佟裳虽然摸不清他底细,不过出于医德还是十分上心,仔细看过他的伤口,发现有部分肉已经是黑色的了,只靠简单的清洗已经没用了。

  “有刀吗?”她问。

  “你要做什么?”

  “剜肉啊!”佟裳说得一本正经。

  易恒气得额上青筋爆出,一副立刻就要捏死她的表情,拳头捏得咔嚓响,“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了你恩。”

  易恒发出一声闷哼,佟裳找了条毛巾递给他道:“咬着,你要乖乖的哦,我会温柔的。”

  易恒愤怒地瞪着她,不过看她处理伤口的手法熟练,还是听话得咬住了毛巾,低头从腰间抽出匕首给她。

  佟裳接过匕首看了一眼,很轻的一把匕首,却很有质感,开了刃削铁如泥。

  佟裳刚才那一下是故意的,接下来的手法就要轻多了,不过对于一般人来说,不施麻药就清创绝对是个挑战,而他只是刚开始时闷哼了两声,就再也不出声了,佟裳不禁抬眸看了一眼这个男人。

  金面具遮去了他半张面孔,不过已能窥得一二,下巴弧度优美,喉结分明,黑色服饰没有任何装饰,不过看得出衣料是上层的,他掌心有老茧,是个练家子,大概是因为忍着疼,脖子上青筋盘踞。

  “啊……”佟裳突然被他捏住脖子,吓得尖叫出声。

  冰冷地语声自头顶响起,“你在看什么?”

  佟裳没想到偷看被他发现了,尽量让自己维持着冷静,“你这样很危险,我在给你清创,要是失了手就不好了。”

  “所以别乱看,好好做,恩?”

  佟裳暂时保住了小命,再也不敢分神,认真替他剪掉伤口的腐肉。

  “小姐,你怎么关了门?”阿绿在门外敲门。

  佟裳看着突然紧张起来的易恒,向他解释道:“是我的丫鬟。”

  佟裳扭头对门外喊道:“阿绿,你去拿瓶白酒来。”

  “小小姐……”

  “快去拿。”

  “是。”

  佟裳对易恒道:“等会消过毒敷上药粉就好了。”

  她转身过去洗手,听到楼下有嘈杂声,辨出是王氏与佟佳惠,皱了眉道:“我这里有事,你先走。”

  易恒不动,淡淡凝眉瞧着她,佟裳道:“是你自己不走的,回头惹了什么麻烦上身,你可别后悔。”

  佟裳才说完,就听见啪地一声,门从外边被人一脚踢开了。

  王氏带着佟佳惠和管家等一干人等站在外面。

  一个面生的男人躬身走到王氏跟前道:“夫人,我说得没错吧?光天化日跟男人私会,这样的女子我们慕容家实在担当不起。”

  王氏首当其冲,气得发抖,指着佟裳道:“有辱门楣,有辱家风,佟裳,你可知罪?”

  佟裳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也就不辩解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无话可说。”

  佟佳惠扯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娘,姐姐都承认了,您还不问问那奸夫是谁?”

  王夫人指着易恒道:“来人哪,把他给我绑起来送到老爷跟前。”

  几个小厮作势要冲上来,待转过门口,突然就看见了倒在地上那个粗壮汉子,几个人立即吓得没声了,“夫夫夫人,有个死人。”

  王氏也看见了地上的尸体,与佟子谦对视一眼,愣在那里。

  佟子谦认出地上的人,除了震怒之外更多的是震惊,“佟裳,你竟敢杀人?”

  佟裳心知绝对不能承认杀人,余光微微瞥了眼身侧不知在想什么的易恒,只希望他不要揭穿自己,张口道:“大哥哥说笑了,我一个弱质女子,哪杀得了人,我来的时候这人已经死了。”

  “不可能,他明明是……”

  “明明是什么?大哥哥难不成认识他?”佟裳反将一军。

  佟子谦吃了哑巴亏,一时咬牙不发,上前查看了那人伤口,发现凶器竟是两支筷子,又看看佟裳身边的易恒,心里突然有了计较,“定是这人撞破了你们的好事,你们才杀人灭口,你好大的胆子,来呀,佟裳与奸夫蓄意杀人,把他们抓起来。”

  小厮们得令正要冲上前去,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几个黑衣男子飞奔上楼,齐刷刷将众人包围了起来。

  又有一路人闯进人群,将那陌生男子与佟裳隔离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王氏发问,没人回答她,黑衣人如同没有表情般肃然。

  “卑职来迟,让大人受惊了。”

  白奉天穿过人群,向易恒行了礼,须臾,他看见了地上的尸体,“这是……”

  佟裳紧张地看着易恒,生怕他会说出些什么。

  易恒唇角微扬,定定看着那双闪着祈求光茫的明亮双眸,直到觉得欣赏够了,这才慢慢松口,“是我料理的。”

  易恒转头看着佟裳,用仅他二人能听见的音量道:“你替我处理了伤口,这是谢礼。”

  佟裳看着金面具后的那双眸子,心不知为何有些摇摆,“多谢。”

  易恒轻笑,“既担了奸夫的名,总不能白占便宜。”

  佟裳听着他的调侃,脸上飞红一片。

  “大人,此地不宜久留。”白奉天催促着,过来扶易恒起来。

  易恒走到佟裳身边时步子顿了顿,“你叫佟裳,我记着你了。”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