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谋妃在上

第15章:比试剑术

  “知道是大梁的人,我们便可以对外界有了交代”魏峥继续说道,“至于路长谣的事情,不妨暂且按下不提。本王想那个六王子此次出手没有成功,一定会在寻找其他机会的。”

  谢胭站起身来,应答过后便躬身退出。魏峥看了看白净的宣纸上笔墨淋漓的“路长谣”三个大字,金钩银划,风骨嶙峋,仿佛又想起女子那双掩盖着惊涛狂澜的眼睛,摇了摇头。

  路长谣,路长谣,你究竟有什么特殊,让大梁的六王子为你耗费这么大的力气?

  过了几日,魏峥便在朝堂之上公布了刺杀事件的真相。

  这次的刺杀,就是大梁的死士伪装成舞女,意图刺杀皇帝,造成大秦的混乱,然后便可以趁虚而入进攻大秦,直到将大秦完全吞并。

  这番解释有理有据,也十分令人信服。当然,靖平王也是要与摄政王抬抬杠的。

  “舞女能如此顺利地进入大秦,来到陛下面前,可见咱们朝中,说不定就有人与外敌勾结呢。”魏骥一声冷笑,公然在朝堂之上说道。

  魏峥看了他一眼,“靖平王若有疑问,大可以自己去查。只怕是,贼喊捉贼啊。”

  魏昭见势不妙,连忙说道:“此事应该就是如皇叔所言了,皇兄不用太过担心,我相信朝堂之上的各位都是国之栋梁,忠心耿耿。”

  听闻小皇帝这么说,文武百官们连忙称是,表了一番忠心,这件事就算暂时揭过去了。散朝过后,这真相也开始传遍京城,一时之间各个达官显贵都开始自家先清查一遍可疑人等,尤其以家伎为最,生怕一个不小心家中便窝藏了大梁的死士。

  路长谣自然也听到了这个说法,母亲韩氏还连连庆幸自己家中从不蓄养家伎,省了好大的麻烦。然而事情真相为何,长谣心中十分清楚。那个舞女,是冲着她来的。

  即使已经远离战场,置于千里之外的西京之内,竟然仍是摆脱不掉来自大梁的威胁,这使得路长谣生出浓浓的危机感。她必须尽快增强自身实力,否则永远都只是别人刀板上的鱼肉。

  这一日闲暇无事,路长谣找上了斯风。

  “斯风,来和我比划比划。”长谣提着竹剑,兴致勃勃地邀请斯风与她对战。

  斯风有些惊讶地睁大眼,迟疑地说道:“少帅,你身上的伤……”斯风说的很含糊,但实际的意思却很明显。路长谣内力全无,还能如何迎战?

  长谣却是笑而不语,坚持让斯风与她演练。斯风无法,于是随着长谣来到揽霄院内,捡了一把竹剑,行礼道““少帅,请恕属下无理了。”说完,长剑出鞘笔直地向长谣刺来。

  “来得好!”长谣不慌不忙,左手抽出竹剑,身体向后一仰轻巧的避开了斯风刺出的一剑,自己的竹剑划了一个剑花,便向斯风的咽喉处挑去。

  斯风连忙反转剑身挡住长谣的攻势。两把竹剑碰撞的瞬间,斯风只觉得虎口猛地一震,竹剑险些脱手。斯风震惊地看向长谣。

  长谣忍不住笑靥如花,“斯风,我的内力又回来了。”

  斯风的满脸惊讶顿时转化为惊喜,“少帅,恭喜少帅!”

  长谣拈起剑诀,朗声道:“斯风,我已经恢复了内力,你可千万不可再有所保留,否则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斯风笑道:“少帅吩咐,属下莫敢不从!”说完打点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将浑身解数使了出来。长谣也毫不示弱,虽然左手持剑仍是有些不便,但内力的回复极大地弥补了左手运剑的滞涩之感。

  一时间庭院之中二人你来我往,时不时便有竹剑相交所发出的清脆声音。

  韩氏听到声响,不放心地走过来查看,正巧看到长谣正与斯风比剑,吓了一跳。她知道长谣旧伤未愈,前几日又刚刚落水,连忙想要叫停二人,话语刚要出口,一眼看到长谣此时脸上灿烂的笑容,张了张口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回到总兵府之后,长谣一直闷闷不乐。虽然在她的面前,长谣表现如常,但知女莫如母。长谣的郁闷心情韩氏也能体会一二。如今好不容易女儿有了笑脸,韩氏实在不忍打断。

  罢了罢了,斯风是个稳重的人,他会注意分寸的。韩氏悄悄离开,吩咐身边的侍女去厨房,要中午多给小姐添些菜。

  长谣完全没注意到母亲的到来与离开。和斯风战了几十个回合,双方便有默契得停了手。长谣随手擦去额上微微渗出的薄汗,询问斯风:“斯风,你看如今我的功夫如何?”

  斯风平复一下呼吸,笑道:“少帅内力更甚往昔。左手用剑虽然还有些生疏,不过加以训练完全可以克服这一缺点。”顿了顿,斯风好奇道:“少帅请恕属下冒昧,不过少帅的内力是如何恢复的?”

  长谣闻言,脸上的笑容不由僵住,转为了苦笑,“那日摄政王魏峥将我救起来的时候,传输内力给我,不知怎的他的内力竟然促使我体内内力相互融合激发,最终我的内力全回来了。”

  斯风不免惊讶。魏峥?他竟然如此好心?之前为了报答魏峥的救命之恩,总兵府特地选了一批重礼,由他亲自送到摄政王府。摄政王拨冗见了他,也收了礼物,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示。

  “摄政王对于我们总兵府,倒是不曾为难。”斯风若有所思。

  不曾为难?长谣看了斯风一眼。她可是被这个皇叔为难的够了,欠了这么大的人情,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便会有令人为难的要求来相请。

  “我们与魏峥并没有交情,事出反常即为妖,小心魏峥要将我们绑到他这边。”长谣摇摇头,提醒斯风。

  斯风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少帅所言极是。”摄政王如今大权在握,再进一步便是那至高无上的宝座,难说他下一步打算如何走。总兵府若是提前站了队,就违背了一直以来的信念。在这京城之中,如今局势晦暗不清,的确不可以放松警惕。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