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谋妃在上

第12章:家人关心

  “我那弟弟呢?”魏骥又问道。

  “陛下没有受伤。”袁方回答。

  魏骥又是冷哼一声。魏昭虽然是他的弟弟,但是同父异母,本来也没有多么亲近。他不过是个小孩子,软弱糊涂任由摄政王魏峥摆布。这个皇位,父皇当初怎么就想到要交给他呢?为什么不是我呢?!就因为他是该死的嫡子吗?!

  每每想到这点,魏骥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去皇陵揪出先皇来问问到底是瞎了眼还是老糊涂。

  据说先皇还是太子的时候,与太子府内的一位招娣感情甚笃。那名招娣后来病逝,先皇痛不欲生差点随之而去。虽然被臣子们劝住,自此之后,先皇便怀疑是皇后动了手脚害死了那位招娣,对皇后很是冷淡。若不是皇后出自名门,只怕也难逃被废的下场。

  先皇也无心后宫女子,因此后宫并不充盈,子嗣也不是很多,有些孩子生下来还没有多大,就因为疾病等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了。到最后养住了的,竟只有魏骥与魏昭。魏骥是普通宫人的孩子,魏昭却是皇后之子。

  因着先皇的成见,他并没有表现出对魏昭的偏爱,两个皇子仍是一视同仁。

  魏骥年已弱冠,早已开府去宫外居住;魏昭尚且年幼,仍是养在深宫。魏骥长大之后,各方面才能也是极为突出,他见先皇并没有因为魏昭是嫡子就如何偏爱,心中顿时活泛起来,有了希望。因此他更加努力表现,希望先皇能在立嫡立长之中,选择后者。

  然而事情的走向却是出乎他的意料。先皇迟迟不宣布太子之位属意何人,甚至开始亲自为魏昭启蒙讲授功课。要知道魏骥当初也不过是延请翰林院大儒启蒙讲课。

  此事已经过去数年,但魏骥却始终耿耿于怀难以放下。先帝驾崩之后,他本以为这次总算能够如愿以偿登上皇位,不料魏峥却在此时突然归来,而且带来了先皇的密诏,命魏昭继位,成为新帝。

  老糊涂,老糊涂!

  魏骥面目狰狞地回想这一切。袁方跟随他已久,一看他的脸色便知怎么回事。急忙打断魏骥的思绪,“王爷,我们该如何做?”

  魏骥沉默良久,方才说道:“且看魏峥要下一盘什么样的棋吧。”

  袁方领命称是,随即悄悄退下。留下魏骥一人,继续逗弄着鹦鹉,若有所思。

  ……

  沂水之岸的事儿随着众人的口口相传传遍了全城,也传到了总兵府。韩氏想起自己的一对儿女可能都在那里,不由得心内大急,一叠声叫人备车,她要去沂水边上看看自己的孩子是否有事。尚且冷静的斯风劝阻了她。

  “夫人,沂水目前已经戒严,那里现在是由宫内的侍卫接手,盘查的很是严格,您还是别去为好。”

  “可是长谣和长劭……”韩氏欲言又止。

  “这次陛下肯定是和长劭少爷在一起的,陛下既然无事,少爷也不会有事,这您不必担心。”斯风冷静地分析着,“至于少帅……”

  “长谣现在右手有伤,若是遇到刺客,那就,那就,”韩氏越想越担心。

  斯风想起路长谣无法使力的右手以及失去的内力,心中也是一阵不安。他想了想拱手道:“夫人不必担心,我这就出去打听消息,您在家中等着少帅和少爷归来。”

  韩氏左思右想,只得点头,看着斯风着人吩咐牵来快马打算出去。而在此时,门口有人喊道:“花影和花絮回来了!”韩氏连忙起身,“快让她们进来!”斯风也停下脚步,想听听这两个丫鬟有没有带回来什么关于小姐的消息。

  花影和花絮颤巍巍地进入正屋,韩氏见没有路长谣,连忙问道:“你们小姐呢?”

  两个丫鬟相视一眼,连忙伏在地上,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说了。

  原来,她们随小姐跟着摄政王来到画舫之上,因为身份低微,只得在宴会的外围和其他下人待在一起,根本不知道宴会厅内发生的事情。只听到里面突然乱了起来,有人大叫有刺客,接着大家便都乱了。她俩四处乱跑,想要找到路长谣,却一无所获,最后只得趁着侍卫还没有封锁现场偷偷溜了回来报信。

  韩氏听闻,气急败坏,“让你们跟着小姐,却把小姐跟丢了!”

  花影和花絮吓得满眼是泪,连连磕头请求赎罪。总兵府待下人向来宽和,韩氏也很少冲她们发火。这一次关系到小姐的安危,韩氏也忍不住大发雷霆了。

  正在气氛紧张的时候,有人气喘吁吁地跑到屋中,大喊道:“阿娘!”

  韩氏与斯风一抬眼,来者正是路长劭。韩氏一把上去抱住他。

  “长劭,你没事吧?”韩氏将长劭上上下下仔细看遍,确认他没事方才放下心来。

  长劭呼吸急促,他是从宫中着急忙慌地跑回来的,可是他心中更加焦急。

  “阿娘,阿姐在沂水落水了,是摄政王将她救上来,说她旧伤复发了。”

  “什么?!”韩氏与斯风大惊失色,韩氏更是腿一软就要瘫倒在地,幸好长劭在一边扶了一把。“阿娘,阿娘,你别急”长劭有些后悔自己太心急以至于吓到了母亲,“摄政王派人告诉我阿姐已经醒来了,他派人送阿姐回来,估计这会儿应该在回来的路上。”

  韩氏喘过了一口气,心中方才稍稍安抚,但仍是面色不安。

  “你阿姐她,怎么这么多灾多难啊……”

  长劭心内一阵难受。是啊,他姐姐本也是京城贵女,应该安安稳稳地待在家中,与两三好友吟风弄月,饮茶赏花,为什么路长谣活得这么辛苦,总是伤病不断呢?

  这时候还是斯风考虑深远,“少帅此次落水,不知道旧伤复发伤情如何,我这就去太医院请徐院正过来,等少帅回家的时候给她看看。”

  韩氏擦着眼睛,连声称是。斯风翻身上马,风驰电掣般地去了。

  魏峥的手下办事极其妥帖,长谣被安置在一架宽大的马车之内,不一会儿便已到达总兵府。甫一踏入府门,便被一人紧紧抱住。“我儿,我儿!你没事吧?”来人声带哭腔,满是紧张不安,正是韩氏。她眼圈通红,不知是哭过了几回,目不转睛地盯着长谣,似乎怕她突然就消失不见。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