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谋妃在上

第11章:各方惊闻

  在一醉方休初次见到她的时候,萧落梧也并不知道这个很好说话的女子便是路长谣。匆匆一个照面,她只记得那女子有双含笑的桃花眼,虽然也是容颜清丽,到没有让人觉得多么令人一见难忘。

  说来也是,萧落梧自身容貌倾城,很难有谁的脸令她过目难忘,心心念念。

  本来以为也就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上了画舫之后,那女子竟然跟着摄政王魏峥一同进来了。摄政王的身边极少有女子出现。看到二人一同步入的瞬间,萧落梧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随后隽宁便跑过来沮丧的说酒楼里的女子是路长谣。贵女们当时齐齐惊叹,没想到少帅竟是这样年轻貌美的女郎。萧落梧却在一边揪紧了手中的帕子。

  萧落梧之父乃是当朝首辅萧清正,朝中大事,她也曾从父亲的嘴里听说过只言片语。她知道路长谣是魏峥力排众议,坚持救下的;也知道魏峥减轻了路长谣本来要受的处罚。这一次,魏峥又和路长谣联袂而来,会不会二人之间,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萧落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难以自拔,还是隽宁先回过神来,摇摇她的手臂,指向另一边。

  “萧姐姐,你们府上的马车来了,你快去吧。”

  萧落梧换上平常的笑容,邀请隽宁一同去她府上做客,“隽宁,你来我们府上吧。我做了莲子糕,正好让你尝尝。”

  隽宁毕竟是孩子心性,一听有好吃的,欣然同意。二人一起上了马车,驶向萧府。

  另一边,小皇帝魏昭的马车,也在层层侍卫的守护之下,快速地驶向皇宫。宽大的车内,只有他和路长劭二人。

  魏昭似乎并没有被刺杀吓到。说实话,那个时候他根本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本来好好得看着舞,忽然有人惊叫起来。他还没回过神,皇叔就已经站到他的面前,拔剑将一个舞女刺伤了。

  他才明白,原来那个舞女是要刺杀他,可他连她手里的匕首都没有看到过,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也结束的太快,以至于魏昭本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恐惧。

  他看了看路长劭,后者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忧。

  “哎,”魏昭用胳膊肘捅了捅路长劭,“刚刚你害怕吗?”

  路长劭抬起脸,老实地回答:“怕。”

  魏昭啧啧了几下。这个路长劭,胆子就是小!他可是一点都不怕呢。平时读书的时候,夫子总是觉得路长劭悟性好,是个读书的好料子。可是真到遇到危险的时候,读书好也没什么用啊,一样还是会怕。

  路长劭自然猜不到魏昭的心思。他是真的怕,如果魏昭真的被刺客伤到甚至杀掉,他身为皇帝陪读,难逃其咎,说不定整个总兵府都会因此受到牵连。这么严重的后果,长劭怎能不怕啊!

  魏昭故作豪气,拍了拍路长劭的肩膀,“你别怕,跟着朕呢,这里侍卫那么多,刺客根本就进不来!”

  长劭胡乱地点着头,心不在焉。刚刚画舫上一片混乱,他本想去找阿姐路长谣,但是又因在皇帝身边不得擅自离开。他使劲踮起脚四处张望,努力寻找阿姐的踪影,却是一无所获。

  临上马车时,似乎听到模模糊糊有人惊呼落水了落水了,却看不清是谁……阿姐,应该不会有事吧?

  路长劭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路长谣自小便跟随高人习武,武功高强,自保的话绰绰有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心里发慌,担心着不知所踪的路长谣。

  待到回到宫中,魏昭与路长劭进了养心殿,摄政王身边的侍卫便进来向魏昭禀报。

  “启禀陛下,今日宴会上的歌女已经尽数移交给掌镜司。”

  魏昭点点头,他知道刺杀这事皇叔一定会追查到底的,到时候听听结果就好。

  “另外,”那个侍卫顿了顿,又说到,“路少帅不慎落水,引发旧疾,被王爷带回宫中治疗。”

  “阿姐?!”路长劭失声惊叫,猛地就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少年顿时就失去了镇静,变得心烦意乱起来。怎么会是阿姐,阿姐武功高强,怎么会……对了!旧伤,阿姐身上的伤!

  长劭立刻就要往外冲,却被侍卫拦下,“路少爷不必担心,路少帅已经醒了过来,已经无事了。王爷派人将她送回府中。”

  长劭闻言微微松了口气,冷静下来。

  魏昭被路长劭之前激动的举止吓了一跳。路长劭向来稳重,没想到一说到他姐姐就会这么失态,他劝长劭:“你别激动,少帅本领高强不会出事的。”

  长劭回身便向魏昭行礼,“陛下,请容许在下立刻回府看望家姐。她之前受了伤,我担心这次落水会加剧她的伤势。”

  魏昭见长劭一脸担心,不由得有些同情,他点点头,“那好,你去吧。”

  长劭得到允许,匆匆起身便向殿外跑去,不一会儿就见不到人影了。

  “魏昭遇刺了?”

  靖平王魏骥漫不经心地都弄着廊下架子上一只通体雪白的玄凤鹦鹉,随口问道。

  “是!”靖平王的手下袁方垂手站立,继续说道,“有刺客伪装成舞女,本欲行刺皇帝,却被魏峥抓住。现在一班人都关在掌镜司。”

  魏骥摸摸下巴。有意思,居然有人提前做了他想做的事?不会是魏峥吧?

  “你说,这场刺杀会不会是魏峥自导自演的?”魏骥毫无顾忌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他本想刺杀魏昭,发现事情不能成功索性就自己站出来抢了功劳,然后进一步获得皇帝的信任?”

  袁方没有说话。平心而论,他觉得自家主子的猜测有些荒诞不羁。魏峥是有野心,可不是个傻子啊,这样白忙活一场为了什么?

  听不到回话,魏骥有些不耐烦,“我问你话呢!”

  袁方急忙回答道:“小人愚见,没有想到那么多。还是王爷明察秋毫。”

  魏骥冷冷一笑,“我就知道这个魏峥不是个好东西。他当初要是死在外面该多好。”

  袁方沉默着没敢搭话。按理来说,魏峥还是王爷的叔叔,王爷说话没有半点情分。不过皇家之中哪里有什么情分可言。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