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调香王妃

第一章 调香世家

  洛川凌家。

  祠堂之内,男女老少主子仆人跪了一地。

  老夫人坐在上首紫檀木椅子上默不作声。

  突然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凌江蓠抬头一看,老夫人已经念完了经睁开眼,顺手将手里的那串檀木珠子拍在了桌案上。

  直了直身板跪地端正了些许,眼角却瞥到右手边的二姐凌芷勾着唇角阴阴一笑,颇为不善。

  “今日老身从慈悲寺归家,召集大家前来,也没什么大事。”老夫人开口说话,中气十足。

  洛川凌家是调香世家,老夫人年少时惊才绝艳,掌管凌家,积威甚重。如今虽说年已迟暮,也将家主之位传给了长子,可那眼神仍旧威严地让人不敢直视。

  “凌椽,听说我凌家最近要嫁女儿了,是哪户人家?”老夫人的眼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在了跪在最前面的家主身上。

  凌椽额上冷汗频频,踌躇开口,“是……玄城三王爷……”

  “混账!”老夫人陡然变了脸色,拍桌而起,“祖宗当年定下的规矩,凌家女儿不入皇家门,凌家男儿不娶皇家女,你当祖宗说的话都是屁话吗!”

  凌椽苦笑抬头,“母亲您莫要气坏了身子,儿子也不知道为何皇家突然就……如今这皇家来使就住在别院,若是处理不当,那必然会为凌家招致祸患……”

  见她没有怒气增长的迹象,凌椽又试探说道,“况且与皇家结亲未尝不是件好事。如今调香业的竞争愈发激烈,凌家优势渐失……”

  听至此处,老夫人冷哼一声,道,“凌家不占优势是你们这些后辈不争气!整日里蒙混度日不思进取,除了死记硬背前人的香方没有丝毫建树!再过两年又是调香盛会,三年前丢脸丢的还嫌不够吗?”

  众人屏气凝神,不敢作声。

  沉默半晌,凌椽开口说道,“调香盛会之事,儿子一定勤加督促……现如今还请母亲大人示下,这与皇家结亲之事……”

  老夫人垂眼,厉声道,“你已经把狼招来了家里,还能指望着丝毫不损地把它赶出去?”

  说罢,老夫人甩袖,往祠堂门外而去。

  老夫人走后,祠堂之中仍旧无人敢动。

  凌江蓠微微挪了挪麻木的膝盖,忽觉头痛欲裂,冷汗频频。眼前恍恍惚惚,看什么东西都有了重影。

  凌江蓠缓了缓神,暗啐一口,这究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走向。

  她本名叫江离,正值二十四岁的大好年华。

  前世出身中医世家,却不爱倒腾那些中草药材,转而另辟蹊径去学了调香,已经成为了调香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若是给她更长的时间,她或许能将调香与中医进一步结合,研究出古时所流传下来的那些功效惊人的残卷香方。

  只可惜没想到……

  死就死了还死不透,偏生穿越到这个她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

  穿越就穿越了,还穿越到这么个刚起死回生的病秧子身上。

  穿成了病秧子命也就罢了,还身处这么个处处受制的大家族。

  大家族也就罢了,兜头就出了一装嫁闺女的事。

  要是这出嫁的名额最后落在自己头上,那就是神作了……

  凌江蓠忽觉一阵天旋地转,胸腔里如窒息一般难受,冷汗几乎浸湿了里外三层的衫子。

  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又回到了前世,看着朦胧中高楼林立的风景,听着耳畔喧嚣的车水马龙。又似乎听到了从遥远时空中传来的那声熟悉,他叫她“离儿”……

  凌江蓠再次睁开眼,入目就是闺房里粉紫的帷帐。

  轻轻合上眼,总算是有时间好好顺一顺这半月以来发生的事情。

  直到现在她也想不明白自己前世的死因,她失去知觉的最后一刻,是在调香室里琢磨一款新型的方子。

  那款香的名字,她命为百世红尘。

  其实前世她挂念不多,自小父母双亡,若是说她还有什么放不下,或许应当是还没来得及对她暗恋多年的那个人告白吧。

  想到这里,江离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张清晰的脸,五官精致,笑得暖心。

  “哎……”幽幽地叹了口气,江离心道真是可惜。

  如今占的这具身子,也叫凌江蓠,居然也是出身于调香世家!

  可是最不如意的地方是——这位小姐的身子太孱弱了。

  按照江离自己的话来说,这就是接手了个破布娃娃,连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缝的起来。

  凌江蓠是凌家主凌椽庶出的女儿,顶着三小姐的名号,却没三小姐的地位。十六年前凌椽将其抱回凌家,生身母亲是谁凌椽缄口不言,任何人也不得而知。

  当家主母凌夫人柳氏对其如鲠在喉,恨不得生生地把她剥皮拆骨,可又不能做在明面上,暗地里下了不少绊子。所幸老夫人心肠慈善,将她一样当凌家女儿看待。

  此次凌三小姐香消命殒,江离直觉与这善妒的柳氏脱不了干系,日后一定要查个明白。

  江离又想到今日在祠堂之中,老夫人大动肝火的那件事。

  若是按常理来说,与皇家搭上亲事,那算得上是蓬荜生辉的事。可凌家却一反常态,这究竟是为何?

  另外,那三王爷又是什么人?她清清楚楚记得凌椽提及这个名字时,身旁凌芷面上神色的微变。

  微微睁开眼,费力伸手揉了揉眉心,心道这凌三小姐果然是个闭门不出战战兢兢过日子的女子,脑子里有用的记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条。

  甚至连调香的常识问题都记得零零碎碎,真是彻彻底底地没有天赋。

  想至此处,江离叹了口气,看来很多事还是要自己去探个究竟。

  此时,忽然听见盛气凌人的尖锐女声从外间传来,“桃粉,你家小姐呢?”

  听见凌芷的声音,凌江蓠不由得冷哼一声,心道,这该来的总归是来了。

  她费力撑起身子,直直地靠在床栏上。面色虽然仍旧苍白如纸,可眸色如星异常幽深。微微勾了勾唇角,如今的凌江蓠,可不是当初那个任人轻侮的凌江蓠!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