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万古第一尊

第二十七章:打赌

  论杂役峰规则章法,寒三江的记忆力,足以甩掉穆云山几条街,这些条条框框,他记得很清楚,以废除修为逐出宗门想必,极刑必是穆云山不可承受的。

  ?

  穆云山顿时慌了,上台前他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以为寒三江会想其他人一样屈服于他的威严之下。

  ?

  然而,寒三江表现,让他大吃一惊,反倒被其所制。

  ?

  “当然,这项规定有个前提,就是双方都不认为被干扰,那登台者,亦可免除刑罚!”寒三江言语清淡,却能让每个人听得清楚。

  ?

  寒三江长剑指住下台的道,喝道:“滚吧!执法长老。”

  ?

  当对谭俊施展卷轴与进攻,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这老头在一旁看戏,可当自己扭转局势,他的弟子利益受到威胁时,却毫不客气出手阻止。

  ?

  这种长辈,寒三江没有尊重的必要。

  ?

  “你……”穆云山也怒不可遏,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相一掌怕死寒三江。“你不就是想要玄晶吗?我给你一百下等玄晶,结束这场比试!”

  ?

  穆云山妥协了,知道只能用钱来摆平。

  ?

  “五百下等玄晶!”寒三江大声道。

  ?

  台下人两眼发痴地看着他。“这小子狮子大开口啊!”

  ?

  穆云山彻底发怒。“臭小子,你别得寸进尺,一百下等玄晶,老夫都要存上半年,你还不知足?”

  ?

  “一千玄晶!”寒三江再道,台下一度哗然。

  ?

  “好,算你狠,你们比试继续,我不管了。”穆云山终于知道,斗不过寒三江。

  ?

  唐博却哭诉。“师傅,您可不能不管啊,天知道他们要打到什么时候,弟子是真没玄晶了,等弟子进了外门,一定好好孝敬您。”

  ?

  恨铁不成钢的穆云山咬牙切齿,再对寒三江道:“小子,一千玄晶便一千玄晶。”

  ?

  寒三江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见好便收,众目睽睽下,收下一千下等玄晶。

  ?

  当一颗颗充盈着饱满灵源的玄晶,收进空间戒中,台下人不觉嗓子发干,咽了口唾沫。

  ?

  一千玄晶啊!杂役峰长老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如此吧!

  ?

  “穆长老可真是舍得!”

  ?

  “切,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他还不是为了进入外门,青云宗的规矩谁不知道,名下弟子有进入外门的,作为师父,也能晋升外门长老,虽然比不上那些核心长老地位尊崇,但绝对好过杂役峰长老。”

  ?

  “以往年经验来看,唐博以杂役峰第四的实力,确实有望在武试中占得一个席位。”

  ?

  寒三江清点完玄晶,提剑而去,他本不想在这浪费太多时间。如果不是之前的玄晶消耗得差不多,他才懒得应战。

  ?

  “站住!”走出不远,唐博顿时将寒三江呵住。“小子,听说七日后大比,你也要参加,可敢和我打个赌?”

  ?

  寒三江猛然顿足,没有转身,只想听听他要赌什么。

  ?

  唐博:“以碾压之资战胜先天三重巅峰的谭俊,实力想来很不凡,七日后的武试想必有相当的把握,只要你能闯入武试前三,我再给你一千玄晶。但如果你不能闯入,就给我一千玄晶,还要为今日冒犯我师父的道歉。”

  ?

  明眼人都能看出,唐博是受到穆云山的指示,才会打赌,为的就是拿回那一千玄晶。

  ?

  陆芸面色凝重。“寒三江,别答应他,前三不是那么好夺的。”

  ?

  确实,寒三江虽当中碾压谭俊,还抵挡下三等卷轴攻击,可要想夺的武试前三,可不是容易的事,要知道武试比的可不仅仅是战斗力。

  ?

  还考验阵法中的耐力,但凡修为上落差一个境界,所能沉受阵法的压迫,将是天壤之别,三重修为,连进前十都困难。

  ?

  没人认为,寒三江会打这么没把握的赌,老老实实抱着一千玄晶,做个土豪别提多爽。

  ?

  “有何不敢?我答应了。”

  ?

  陆芸轻轻啧嘴,有些埋怨寒三江太过冲动,眼看到手的一千玄晶又要打水漂了。

  ?

  唐博和穆云山则相视一笑。

  ?

  为了感激穆云山替他们解了危机,项轩等人纷纷掏出拿得出手的玄晶,当做补偿。

  ?

  回到住处,寒三江立即开始修炼,一千下等玄晶,数量固然丰富,却比不宫灵儿拿的十枚上等玄晶,就算全部炼化,修为未必有长足的进步。

  ?

  寒三江觉得,他需要更多的玄晶,而进山狩猎,便是最好途径,妖兽体内可炼化出玄晶。

  ?

  一般,一只一阶低等妖兽,只能凝炼出一枚下等玄晶,中等是两枚,即使是三等也只有三枚。二阶妖兽,方能凝炼出中等玄晶。

  ?

  至于上等玄晶,则需要近三阶妖兽,方能凝炼。三阶妖兽,十分罕有,也足以可见,上等玄晶的稀有程度。

  ?

  但现在寒三江并不打算入山,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应付眼前杂役峰比试,等进入外门,其他事再说。

  ?

  七天的时间,寒三江晚上不断炼化玄晶,别人一年的用量,在他这不过一晚便消耗一空。

  ?

  寒三江也由此发现了身体的有一个秘密,他需要的灵源数量十分庞大,按照正常的修炼进阶,一百枚下等玄晶全部炼化,他至少能从三重初期,迈入四重初期。

  ?

  可现在的他,不过刚好进三重中期。

  ?

  “难道说,是因为体质的原因?”

  ?

  如果不是到达天启之境,体质方显,否则寒三江真恨不得立刻找块灵石检验下,自己究竟是什么倒霉体质。

  ?

  和谭俊一战,萧老也对寒三江更加关怀。起初,寒三江以为,他只是希望自己能有完美表现,助他进入外门,但渐渐的,寒三江发现,老人是真的十分看重他。

  ?

  而且还特意给了他一套武技,名曰飞花剑诀。并语重心长道:“此剑诀,曾是先祖遗留下,如果不是武道落没,恐怕也沦落不到我的手上。我见你于谭俊一战,擅长施展武技,这飞花剑诀,便赠与你了。”

  ?

  剑诀很特别,初次演练,寒三江便能感觉此剑诀,出剑迅速,鬼魅无常,速度快到连自己都无法辨识。

  ?

  长剑施展间,难免显得有些笨重,大大阻碍了这剑诀真正的优势。

  ?

  “如果换做短剑,或许能好些。一手长剑流云剑诀,刚猛有力,一手飞花剑诀,轻柔似水,如幽灵摄魂,防不胜防,如果两套剑诀一同施展,我的战力必然大增。”

  ?

  寒三江果断带上剩下的玄晶,前往流月杂役峰司物阁。

  ?

  司物阁中售卖各种法器,各式各样应有尽有,相比较外门司物阁,相差的只是品级。

  ?

  只要钱财足够,可以将自己武装到牙齿。

  ?

  而寒三江只需要一柄短剑。

  ?

  很快,在司物阁中,他便相中一柄短剑,短剑质朴无华,上面积攒的灰尘,都有足足一捧,显然是搁置很长时间无人问津。

  ?

  “请问,此剑如何售卖?”寒三江当即问道。

  ?

  “一枚下等玄晶!”守阁老者见有人对那剑感兴趣,有些意外,顿了下道:“小伙子,此剑未经炼器师用玄力淬炼,乃是半成品,除了无比坚硬外,别无有优点,你确定要买?”

  ?

  炼器师每炼制一件法器,需要以玄力淬炼,修者才能以法器施展玄技。

  ?

  可对寒三江而言,坚硬就已经足够了。

  ?

  “确定。”寒三江掏出玄晶表要递给老者。“敢问前辈,此间究竟能坚硬到何种程度?”

  ?

  “虽是凡兵,坚硬程度却能媲美上等灵兵。”

  ?

  上等灵兵之下,还有下等和中等灵兵,凡兵则是最低等的存在。

  ?

  就在两人钱货两清时,突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这短剑,我要了。”说话之人是唐博,这等凡兵,平常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是单纯的不爽寒三江,偏要买下此剑。

  ?

  老者对唐博露出微微笑意。“按照规矩,先来者得之。”

  ?

  寒三江到不着急,想要看着唐博能弄出什么来。

  ?

  “陈老,假如我出三倍的价格呢?”唐博怒视寒三江。他当然知道,寒三江身怀千枚玄晶,没想要将短剑买来,只要能让寒三江付出更多的玄晶,他就满足了。

  ?

  司物阁陈老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寒三江。“按照规矩,价高者得之。”

  ?

  唐博勾唇深意一笑。

  ?

  “那我出十倍!”寒三江道。

  ?

  顷刻间,司物阁的人,都被两人吸引。

  ?

  弄清事情来龙去脉,围观者无不叹惋。“十倍,用十枚玄晶买一柄破短剑,而且还是凡兵,脑子是个好东西,只可惜不是谁都有!”

  ?

  陈老转而看向唐博,等他出更高价格。

  ?

  “嘿嘿!”唐博难以掩饰地笑了,他以为寒三江中招了。再喝道:“那我出二十倍,二十枚玄晶!”

  ?

  司物阁中顿时哗然,就算是司物阁中最宝贵中等灵兵,也差不多这个价格了。

  ?

  不过众人也看出端倪,两人有仇,不是什么秘密,那个赌约,唐博是公开向寒三江发出的。

  ?

  “看来,这唐博是铁了心要和寒三江杠到底呀!就看寒三江有没有脑子了。”

  ?

  寒三江依旧心如止水,淡淡道:“这短剑归你了。”

  ?

  刷地一下,唐博脸色黑了下来。什么情况,你怎么不往上抬价了,该死,我哪来二十枚下等玄晶啊!

  ?

  陈老更是将短剑呈到唐博身前,一脸慈善道:“二十枚玄晶,本店概不赊账。对了,如果现在你反悔,也要赔付百分之五十,因为你主动抬高了价格。”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