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万古第一尊

第十八章:并肩而睡

  有人议论道:“这次第一必是高林师兄无疑,毕竟他已经参考了四次了,而且每一次都名列前十,如果不是为了夺得一次第一,这会早就到第二层去了吧!”

  “我看未必,那个叫谭俊的,也不错,据说天赋在杂役弟子中是顶尖的。”

  “陆云似乎也很不错,据说天赋不弱谭俊,可惜新来的,或许也能进前三甲吧!”

  一旁的高林,不屑冷哼一声。一边的谭俊,也一脸桀骜,两人都怒视对方,谁也不服谁。

  半晌之后,那名外门弟子从内屋走出,手上拿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合格者的名字。

  走过来时,他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了眼寒三江,道:“萧老叫你进去一下。”语气依旧是不服输。

  寒三江穿过人群,朝里面走去。

  放榜后,参考的人纷纷围上来查看自己的名次。

  能不能过关,意味着能不能前往更高层寻找功法,干系不可谓不大。

  寻着名单往上走,高林的目光顿时变得凶横起来,他竟然停在了第四位。

  谭俊脸色也大变,他只在第三,而那陆云竟然压他一头,排在第二。

  榜首之上,则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寒三江?”高林目光凶横:“杂役弟子中,有这么号强人?我怎么没听说过?”

  陆云则幽幽看向寒三江走去的方向,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寒三江到底是谁?新入门的杂役弟子,天赋很好吗?如今先天境几重了?”

  众人不禁议论,纷纷在人群中寻找这个名字的主人。

  而内屋之中,一名老者手里拿着一张布满墨痕的纸张,盯着寒三江。

  “这是你答的?”

  “正是。”

  老者半信半疑,他很清楚,没有傲人的天赋和强大的灵觉绝不可能在三天内达到这种程度。

  而眼前这人,相貌不凡,可身无半点玄力,是个无用武修。

  事实如此,老者也不好多问什么,挥手叫寒三江离去,并告诉他可以上二层观阅,时间七天,七天后照例有一场考核,决定能否进入第三层。

  当然,如果愿意,寒三江可以永远留在第一层,不过将失去进入第二层的机会。

  寒三江头也不回便走上了第二层,其余人还在争论寒三江是谁时,陆云指着他登上二层的背影道:“他,就是寒三江。”

  众人看去,大跌眼镜。

  “这家伙,不是之前那装模做样的家伙嘛?没想到他还真有两下子。”

  高林冷哼道:“侥幸而已,看我在第二层,如何超越他。”

  说完,也愤愤而去。

  谭俊、陆云紧随其后,其余的弟子有的自认不能通过第二层测试,选择获得第一层永久停留的机会,但更多的还是选择走上第二层。

  七天时间,寒三江似不会累的人,当别人都默念清心诀缓解神识疲劳时,他面不改色,手中书卷一本本拿起放下,速度惊人,且只看功法和武技。

  第一层多是些凡品低阶功法,而第二层多是凡品中阶,虽然只上了一个档次,却能使许多人头疼。

  以至于许多人纷纷放弃参加测试,选择记住一些自己需要的功法和玄技。

  测试如期而至,那名外门弟子,依旧在萧楠身旁伫立,他要看看这个被他轻视的小子,是不是真有那么邪乎。

  结果,时间还未到,寒三江便将纸卷交出。

  高林鄙夷道:“装模作样,答不下去便直说。”

  谭俊虽然不言,但看向寒三江的目光也不善。

  反倒是陆云一脸惊喜地看着寒三江,然后低头认真作答。

  测试结果公布,这一批测试结果是,谭俊第四,高林第三,陆云依旧第二,而寒三江,以绝对的优势稳居第一。

  “该死,那小子什么来头,每次都第一,定是作弊了。”

  寒三江不语,默默走上第三层。

  陆云则道:“外门霍师兄可是一直站在他身边,你觉得他有作弊的机会?到是某人,眼神老是不规矩。”

  高林被怼得哑口无言,一气之下,也跟着上了第三层。

  谭俊和陆云也跟着上去。

  三人本来没打算前往第三层,因为那一层的考核,难度实在变态。

  时间没有限制,自认能力达到的可以参加测试,通过则更上一层,否则只能打回原形,一年后再从第一层开始。

  藏书阁共有十二层,三层及其以上都是这种考核方式。

  三层当中,随处可以感知到一些修为在先天境三四重的存在。

  流月峰杂役弟子中颇具资质者,几乎全在这里。

  当看到又有三人到来时,这里的人,都露出不屑的目光,轻声道:“又来四个垫底的。”

  这一次,寒三江没有一上来就疯狂阅读,而是寻了一方安静处,靠在石柱上睡觉!

  其余人都震惊了,来这里哪个不是拼命观阅,期望能通过测试,就算自认无能力通过,也会认真挑选些适合自己的功法玄技。

  就连一直对寒三江给予厚望的陆云,都震惊得一时无语,眼睛扑闪地打量着这个话不多的家伙。

  高林和谭俊更是抓住机会,狠狠嘲讽道:“慵懒的家伙,你的路也到此为止了。”

  没有理会别人的议论,寒三江需要休息,十日未合眼,虽然神识无恙,长此下去,必得不偿失。

  陆云悠悠走过去,低头轻问道:“你也是新来的吧!你怎么在这里睡觉啊?你是不是很有把握通过测试才睡的?”

  “禁声。”寒三江被打扰,不悦道。

  陆云被呵斥,嗔怒噘嘴,转而看着寒三江俊朗面容心里暗笑:这家伙,长得比女孩还精致呢!

  顿时,也含笑靠在他肩侧睡去。寒三江微微睁眼看了下她,没说什么,懒得去管,再度闭眼睡去。

  两人和谐的画面,被其他弟子看在眼里,顿时惹来一阵非议。

  “那不是才入门的陆云师妹吗?听说是内门某位师兄的妹妹,怎么和那家伙一样,还靠在一起,真是……”

  高林不屑冷哼:“哼,光天华日下,成何体统?”其实心里,多么希望自己和寒三江交换位置。

  而谭俊则更是恼怒,他对陆云早已倾心,入门之时便袒露心迹,却被无情拒绝,见此一幕,如何不怒?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