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万古第一尊

第十二章:陵墓之危

  女孩秀手掐诀,一串串彩色光晕在指间流转,她含笑道:“都怪你醒得太快了,我都来不及施展玄诀,只能在你的吃食里动手,将你定住,一来是因为,我想试试我的玄技有没有起作用,二来本姑娘要去湖中沐浴,为了防止你偷窥,只能将你先这样啦!”

  寒三江眉心里就好像有一只可怕的马蹄印,他如何了算不出,这美丽的女孩,一开始就没打算白白救助自己。

  可是心里也并不着急,自己身体可不比一般人,这玄技虽然有效,但持续的时间断不会长。

  片刻之后,一阵光雾炸散,寒三江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但是他依旧保持原有的动作。

  这蛮荒古林,他还要靠女孩带路,

  现在挑明,难免动手,现在自己有伤在身,不一定是女孩的对手。

  月华一把把撒下,女孩褪下红衣,轻轻没入清澈的池水之中,在湖光山色之间,洗净一身铅华,玉手拨弄得水声潺潺,好似一双手,在挠动人心,让人忍不住转身一观。

  寒三江凝神闭目,兀自修炼着,并没有那等龌龊的行为。

  女孩终于沐浴完毕,穿戴好后来到寒三江近前,在他身上一通拍打后道:“好了,你可以活动了,但是我还是随时可以控制你,所以……你最好不要试图逃走,对付你这种武修,我可是有很多手段的。”

  她自顾自地说了一番话,寒三江只是静静看着他,一语不发。

  “好了,你躺下吧!我要睡觉了。”女孩道。

  寒三江眉头刷一下凝住。

  女孩也猛然发觉,自己言语不当,小脸微红,嗔怒道:“看什么看,叫你躺下便躺下。”

  寒三江无语躺下,不料女孩竟然将他的身体当做枕头枕起来,一脸幸福地道:“之前的石头硬死啦,一点都不舒服。”说完,将巨猿的毛发拉过来,盖在身上。

  看着女孩一顿熟练的操作,寒三江满头黑线,知道了恐怕在自己昏迷其间,她就这么干了吧!

  没有计较,寒三江闭目而眠,他也有些累了,最终也沉沉睡去。

  翌日,寒三江早早醒来,女孩却依旧睡着,寒三江看她睡得正香,没有打扰,而是自己躺着,以玄力淬体修炼。

  武修的修为境界提升,和灵修不同,甚至说没有境界可言,寒三江所能预测自己境界,是通过所能操控的淬炼肉体的玄力,比对同等级的灵修来算的。

  灵修炼化天地灵源,为自身玄力,而萧楠所能炼化的程度,和先天七重的灵修差不多。

  所以寒三江将自己当做先天七重的武修。

  日已当空,女孩才揉着眼睛,扭着纤腰在寒三江面前伸了个懒腰,才跑到湖边洗漱,回来时手中捧了些清澈的水,看着嘴唇干涸的寒三江,示意他喝下。

  寒三江阴沉着脸,默默抓取身边未融的雪塞入口中,补充水分,他清楚记得昨晚女孩还在湖中沐浴过,他打死也不会喝她洗澡水的。

  好意白费,女孩有些不悦。、

  整理一番,女孩带路,两人朝前方而行。

  “你可知道从这里如何去青云门?”寒三江问道。

  “别的地方,你就不用想了,乖乖跟着我吧!我保证带你吃香喝辣。”

  寒三江不以为然,,再道:“你是什么人?”

  “你的主人!”女孩随口道。

  “……”

  寒三江知道,问不出结果了,默默跟着,他不说话了,但女孩却像打开了话匣子,不时找他搭话。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问。

  “寒三江。”

  “你家在哪?”

  “三江镇。”

  “你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你会飞?”

  “不会。”

  “你吃过糖葫芦嘛,带杏仁的那种?”

  “……”

  两人不知走了多久,女孩摊开手中的地图,欢喜道:“太好了,终于让我找到了。”

  看着前方是阴森森的陵墓,寒三江对女孩刮目相看,她胆子真大。

  寒三江极不情愿地跟着女孩朝陵墓中走去,其中腐烂的尸臭味瞬间扑面而来,让人作呕,这并没有阻止女孩,但却换做萧楠在前方做探路石。

  走过狭窄的通道,豁然开朗,没想到小巧的陵墓里面竟然是这般天地。

  寒三江没想到,这妖兽山的山的深处,除了有强悍的妖兽出没,竟然还有这么个神秘所在,不过看着女孩的地图,他知道,这个地方鲜有人知。

  “太好了,真的和书中的说的一模一样!”女孩颇有些兴奋。

  “这地方很凶险,你来这里干什么?”寒三江问道,他实在不明白,一个天使般美丽的女孩,只身来到这种地方,究竟为何?

  “逃婚!”女孩毫不避讳道:“怎么?你不信?总之,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来这的,而且,我必须找到一件东西,外面那些人才不会追我。”

  寒三江莫名一阵失落,原来她已经许了人家。问道:“陵墓外有人追你?为什么,抓你回去完婚。”

  “答对了一半!”女孩在四周摸索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不是陵墓外,是妖兽山外,他们才没胆子进来呢……咦?难道在这口石棺里?”

  女孩打量着石棺,显然她要找的东西很可能就在里面,但就在这时,外界传来沙沙声,像是某个庞然大物在地上拖动身体。

  “不好,这气息,难道是……”

  “妈呀!好大一条蛇啊!”

  “是吞天蟒,而且是一头成年的吞天蟒,二阶低级妖兽。”寒三江看到一堆白色晶莹的蛇蛋,和几具被搅碎的野兽尸体,之前的恶臭就是这发出的。

  “我们怕是走进蛇窝了。”寒三江目光幽冷,凝视着那匍匐而来的巨蟒。

  巨蟒也感知到两人,从通道钻进来,巨大的蛇头抬起,露出腹部的森白,嘶嘶地吐着信子,看着自动送到嘴边的午餐,嘴角溢出粘稠的液体。

  “天哪!那蛇……多久没吃饭了,都流口水啦!”女孩惊道,有些遗憾道:“可惜小花进不了,只能我自己动手了。”

  寒三江有些无语,那才不是口水,是毒液,吞天蟒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它庞大的蛇躯,而是致命的毒液。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