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万古第一尊

第五章:抬手灭杀

  “坐下!”寒三江呵斥道:“把脚生出来。”

  小雪不是寒家直系子弟,自幼父母双亡,奈何天生丽质,颇得人喜爱。

  旁人眼中,她是温柔善良的小雪,但在寒三江面前她更像一个听话的宠物。慢慢坐下,伸出秀脚。

  寒三江二话没说,将玄晶取出放在她受伤处。

  “不……三江哥,这太贵重了。”她自然是认得玄晶的宝贵之处,这种小伤,隔些时日自然会好的,犯不着……

  “不许说话!”寒三江再度厉声道。

  终于,在一阵霞光弥漫中,玄晶消散殆尽,而小雪红肿的脚踝,也彻底痊愈,这就是玄晶的功效,小雪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眉目含情地看着寒三江。

  如果不是对方的眸子这般阴冷,她可能已经倒入他怀中,以身相许。

  一切完毕,寒三江转身而去,一如既往的冰冷。

  门外小道积雪未化,沙沙的踏雪声,在靠近后,突然变作一声震撼的破门声。

  薛大壮被踢飞进来,手中的药材散落一地。屋内幽明的灯火能够照见他口中吐出的猩红。

  “寒三江,给老子出来。”

  这是个身躯凛凛的男子,眉目间怒气冲天。

  小雪当下一惊,这不是别人,正是寒正德的大儿子寒三茂,在宗门修炼已经三载有余,一身修为只怕已经逼近天启之境。

  “三江,带小雪走。”薛大壮忍着伤痛,低喝道。

  在他们看来,纵然寒三江灭杀了林武、怒斩了寒正德,也绝不敌寒三茂。

  “三茂哥,你要干什么?不许你伤害三江哥!”小雪摊开双臂挡在前面。

  寒三江没有逃,甚至没有转过身来,手中之剑却微微颤鸣。

  “寒家豢养的贱种也敢挡我?滚开,他的命,今天我……”

  “滚!”

  突兀的声音,打断寒三茂的话。

  “嗯?”他盯着寒三江,有点难以置信。“你说什么?死到临头还敢用这种口气说话,想更加痛苦?”

  “滚!否则,死!”

  寒三江手中寒铁玄剑已经握在手间,背影单薄却给人伟岸的感觉。

  “不知死活。”寒三茂手指间一团火焰燃起,纵身飞跃,直取寒三江头颅。“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害我父亲,但今日必是你的死期。”

  缓缓转身,那阴郁的脸上透着杀意。寒三江手下剑诀轻轻运转,步伐沉稳。寒三茂一掌落空,迎接他的就是一剑。

  嗤~

  衣角滑落,寒三茂险而又险避开这一剑,但却避不开寒三江飞来的一脚。

  “糟糕!”不等反应过来,脸上已经被印上鞋印,身形倒飞出去,三颗牙齿被打掉。

  薛大壮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要说寒三江战胜林武或许尚有可能,但寒三茂可是宗门之人,修为更高,玄技法诀,也更为精妙,竟然这般被他击溃?

  “不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强?”寒三茂甚至没有感觉到他的玄力波动。他用的是普通的武技。

  没有回应,寒三江纵身飞来,流光剑诀最玄妙的一式,流光诛仙施展而出。

  阴冷的眸子似在告诉寒三茂,要答案下去找你父亲和弟弟要吧!

  没有逃,更没有畏惧,寒三茂周身玄力涌动,双手合印,一股精纯的玄力打出。

  “我乃青云门先天八重灵修,任你剑法多精妙,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要跪服,死吧!”

  薛大壮和小雪也感受到这股骇人的力量,心中一惊,寒三江终究只是名武修,如果直接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但,所有人都低估了寒三江的身体。那玄力淬炼过的每一寸肌肤,都无惧低阶法技。

  寒光闪过,寒三茂脖颈细微血痕瞬间放大,脸上得意的表情凝固,头颅慢慢滑落。

  而一边的寒三江用绣帕轻轻擦拭铁剑,这一杀轻描淡写,不过抬手之间。寒三茂太过轻敌,林武,寒正德不外如是。

  随后寒正明率领一堆人匆匆赶来,在看到寒三茂滚落在地的人头,终是哀叹道:“江儿啊!你将他击退便是,为何杀他,你可知他是青云门的人。要是传出去,你小命不保啊!”

  “将大壮带去疗伤,其余的事我自会处理。”寒三江冷冷回到,三年下来他懂得许多,面对仇人不必留情,否则只会让自己更加被动。

  “江儿,你可知,寒三茂可是这次青云门派来三江镇招收弟子之人,他的失踪,牵扯极大,而且,据悉林武的儿子林聪,三日之后,也会回来,林聪已经破入天启之境,绝非你能敌的。你收拾东西,赶紧逃命去吧!”

  挥袖而去,寒三江没有回应,转身进屋。

  三日后,也正是青云门到三江镇招收弟子之日。寒三江必须去,他需要一个机会,让自己变得更强,三年前他深深体会过弱小的无助和可悲。

  武道没落,但三年下来,寒三江却有着不一样的体会。武道之所以,没落并非此道不强,而是人们所走的武道,并非真正的武道。

  太多绚丽花哨的玄技法术,迷乱了世人的双眼,让他们忘记了对冰冷剑器的畏惧。

  流光剑诀寒三江已经领悟贯通,其间玄妙他已参透,她却发现这剑诀并不完整,虽然施展自成一套,灵动非常,宛若流光。

  可终究只有那蕴含剑意精华的流光诛仙一式,有惊人之威,寒三江觉得,这剑诀还有后续。

  屋内,寒三江并未深眠。而是继续将体内衍生的玄力,用于肉体的淬炼。

  肌肤由内而外产生质的蜕变,寒三江并不知道这蜕变的终点在哪里,也不知道今后还会有怎样的奇效,只知道,这般做了,便是没错。

  至于烙印识海的复杂符文,寒三江尝试用笔勾勒,可没等刻画完成,纸笔瞬间湮灭成灰,可见这符文蕴含着何等可怖的力量。

  寒三江心想,如果战斗中,能将这符文画在对手身上,那对方的肉体,是否也会瞬间覆灭。

  当然,这需要非常灵活的身形。寒三江自知自己剑法超绝,但也仅此而已,他好需要一道玄妙的步伐,至少能让自己在刻画符文之中,躲过所有的攻击。

  寒家玄技阁,便有许多武技被遗弃,其中便有一套步法,小时候寒三江听娘说过,那套武技还没人能够修炼成功过,是寒家没落之前,与流光剑诀共同作为镇族之宝的存在,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