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盲少掠爱:律师老婆休想逃

第二章:和一个瞎子相什么亲

  好在,对面的人看不见这个表情,否则她真的怀疑他一定会拍桌子走人的。

  “小姐,可以点餐了么?”站在一旁的服务生就好像害怕她会和穆景琛和两杯白开水的时间就谈崩了,连忙催促着。

  顾惜尴尬地笑了笑,将眸光落在穆景琛的身上。

  尽管知道他看不到,可她还是想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穆景琛优雅地笑了笑,“可以了,请你给这位小姐一份菜单!”

  半分钟后,穆景琛点了一份意大利面,而顾惜则选择了一份中餐套饭。

  晚饭的事情告一段落,顾惜这才开始了姗姗来迟的自我介绍,“穆先生是吧?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呢?”

  穆景琛也不急,云淡风轻地在桌上摸索到毛巾擦起手来,“现在经营着一家公司!”

  顾惜眯了眯眼,对面这男人的一举一动都有种说不出的优雅和贵气,饶是她这样一个出入在律师事务所的人,都被他这惊为天人的气质震惊。

  这气度,丝毫不亚于刚刚和她分手的那个渣男童国强!

  童国强是顾惜相恋三年的初恋情人,不过,俗话说得好,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上个月,在向顾惜借了五千块钱之后,童国强带着新欢跑路了。

  “顾小姐呢?”

  他抬起头,正对上顾惜的眸光,将她的思绪打断了来。

  尽管知道他是盲人,什么也看不到,可顾惜还是免不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强制自己镇定下来,顾惜才缓声开了口,“我是兴盛律师事务所的职员,月薪三千左右!”

  本以为,听到月薪多少穆景琛就应该起身走人了,可没曾想他却端坐一侧。

  这年头,月薪三千在榕城这样的大城市已经微乎其微了,就算五千的月收入在榕城连四十年产权的公寓一角都买不下来。

  “女生做律师,很辛苦吧?”

  “还好,除了法律我什么也不会!”

  她实话实说,法律这专业不像会计、金融,要改行,可能性微乎其微,毕业这三年,她也没接过什么大案子,多的都是离婚纠纷。

  两个人说话间,服务生就已经将各自点的餐送了上来。

  “说说你的择偶标准吧!”穆景琛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放在桌上的叉子,问。

  她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莫名的有些紧张了,“我……我其实也没什么要求,有一份稳定工作,月收入不比我差,就够了!”

  顾惜没说,只要人不奇葩就好,之前母亲给她介绍的几个相亲对象不是等着她付钱就是点一杯白开水干坐好久。

  相比之下,穆景琛已经算得上个正常人了。

  穆景琛笑笑,“顾小姐还真实在,我眼睛看不见,顾小姐不在意?”

  他直言不讳。

  顾惜抿了抿唇,良久的沉默之后,不徐不疾地开了口,“穆先生,说不介意是假的,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坐下来把这顿饭吃完,不是么?”

  她依旧很平静,有了之前的经历,穆景琛是个盲人又算什么呢?

  对面的男人,颔首,淡笑,丝毫不在意顾惜实话实说,顾惜没有提着包甩他一个耳光就走已经很不错了。

  “既然这样,来说说我的择偶标准吧!”他像是没听到顾惜之前那句话一样。

  顾惜尴尬,小口小口地吃着盘子里的饭,有些食不知味。

  可就在这时,躲在一旁角落里的孙秋秋终于忍不住了,她‘嚯’地一下从角落里站了出来,理直气壮地就走了过来。

  顾惜看到母亲,先是一惊。

  显然,她也没想到孙秋秋会躲在这里‘埋伏’她相亲,要早知道是这样,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告诉孙秋秋自己是在这家咖啡厅相亲,怪只怪自己太天真啊!

  “你还说个屁啊,一个盲人,你能干什么?别在这耽误咱家闺女!”孙秋秋就是个掉在钱眼里的人,在她眼里,一个瞎子,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工作的,更别说钱了。

  “妈……”顾惜不自在地扯了扯孙秋秋的衣袖。

  “你别叫我妈,我都快被你气死了,你说说你还在这跟一个瞎子废什么话?他有工作吗?盲人按摩?”孙秋秋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顾惜蹙了蹙眉,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穆先生……”她欲言又止。

  “你跟我回去,跟一个瞎子,相个屁的亲!”孙秋秋听到顾惜的话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顾小姐,AA吧!”他依旧很平静,像是对孙秋秋的话充耳未闻一般,将自己的钱包抵到了桌上。

  顾惜正要伸手,却被孙秋秋抢先一步了。

  孙秋秋看了看账单,不假所思地从钱包里掏出了两张百元大钞,见女儿在掏钱包,白了她一眼,“没出息!”

  随后,就转身去了柜台。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