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图 聂先森,请止步

第二章 送我的金楼

  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出门,我还得走到别墅区的路口打车,慕莲见我这样,嘲笑道:“蛮灵的一个人,连个驾本都考不下来,你也真是出息。”

  我摸摸鼻子,也觉得挺丢人的。

  我刚学车那会儿,聂衍十分支持,甚至从国外订了辆玛莎拉蒂准备送给我做过考礼物,结果我太不争气,那辆车至今还在车库丢着。

  我当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跟聂衍说:“怪好的车子丢着可惜了,你自己开着也好。”

  结果他就看着我冷笑了一声,道:“你什么时候见过我送出去的东西又拿回来的?恩?”

  我一想还真没有,又见他似乎是不高兴了,赶紧凑过去给他捏了捏肩膀,讨好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知道我太笨了,本子考不下来我连碰都不敢碰,但新车子总是要跑一跑磨合一下才好不是吗?”

  他财大气粗:“有什么不敢碰,你平时不要练车吗,开着去就是了。”

  我被噎了回来,但真叫我开着那么好的车去糟蹋,我就是造孽了。

  这件事后来就没在提过,驾照我也没再去考。

  但好在现代社会,交通便利,不会开车对我影响并不大。

  聂衍送我的别墅位置好,从来不愁打不到车。

  随手招了辆出租,我直奔金楼。

  金楼在聂衍交到我手里之前并不叫金楼,只不过当时我正沉迷在王家卫导演的一代宗师。

  宫二和叶问在金楼那一场比武我百看不厌,所以当时聂衍问我要改什么名字的时候,我随口提了一句,干脆也叫金楼好了。

  电影里宫二一武倾心的金楼,那我也要一所属于我的金楼。

  聂衍笑我幼稚,却真任由我改了。

  跟电影里不同,这里没有打打杀杀,只有风花雪月。温柔乡英雄冢。

  形形色色的帅哥美女,一派的纸醉金迷。

  再加上聂衍的名声,那些高官富商看着他的面子,一来二去的就真把金楼变成了一栋日进斗金的金楼。

  我到的时候,小刘刚从酒窖取了一瓶红酒,见我来了,松了口气,道:“我刚准备叫阿七给你打电话呢,你来得可真是时候。”

  我一听估摸着是赵明宇几个已经来了,一边往我的办公室走,一边问他:“怎么的?姓赵的给你找麻烦了?”

  小刘是聂衍留给我的人,也算是金楼的元老,在圈子里混了脸熟,大大小小的人物见的多了,对付赵明宇是绰绰有余。

  果不其然,他哼了一声,啐道:“呸,越是有钱就越抠门的主儿,一来嚷嚷了半天非要见你,我一看那样就是像打着叙旧的幌子要优惠,干脆就送了几个小姐进去,说白送他一瓶85的拉菲,这才刚稳了下来。”

  我大致看了看这位赵老板的单子,送瓶酒也亏不了,点了支烟,笑道:“都是熟客,送瓶红酒罢了,跟割你肉似的。”

  小刘不满的看了我一眼,冷哼道:“每次来都割一刀,这跟凌迟有什么区别。”

  我被他逗得呛了一口烟,干脆掐了火,咳嗽道:“行了,知道你不待见他们,酒放着,一会儿我去送。”

返回
在线客服

微信

huaxikefu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