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落尽一场欢

第7章 小鹿乱撞

  “你真名叫什么?”龙子瑾按下了电梯的按键,看着低头跟在后面的我随口问道。

  我?叫什么名字?我哪来的名字,一直以来我爸妈一直觉得女孩子随便有个称呼就行了,好养活,甚至户口本上我连个姓都没有,就叫伊伊。

  “伊伊,秋水伊人的伊。”我低声重复着这个输了,无数次的名字。这些人为什么一定要问我名字有个称呼不就行了吗,我也想有个好听的名字,可是这些并不是由我选择的。

  如果孩子的名字,可以等自己长大之后再填到户口本上就好了……

  “真名。”龙少眼睛注视着前方,听不出任何情绪的重复了一遍。

  我索性低下头来,铿锵有力的吐出两个字:“伊伊!”

  我不要解释了,这种烂问题,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叫伊伊,就是伊伊!秋水伊人的伊!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长长的走廊,单丝毫不拥挤,和那些快捷酒店显然不知道高处多少个档次了,分分钟秒杀那些破地方无数条街。龙子瑾打了个喷嚏,不知道是对空气的铭敏感还是着了凉,微微皱着眉头。

  “给,别着凉了。”我从包里翻出一张纸巾,元姐说过要给无微不至,就算不喜欢眼前的客人也要假装很关心的样子,总之怎么矫情怎么来,就搞得自己骚浪贱的同时还不失温柔贴心一样。

  龙子瑾瞥了我一眼,一把打掉了我手上的纸巾,突如其来的大力让我措手不及,元姐教我的一切我到现在都没成功过,看来还是功力不够深厚。我默默的捡起地上的纸巾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顺从的像一只乖巧的宠物,不管主人怎么样我都要沉住气。

  他给我的还有一种让人难以呼吸的压迫感,是不是什么时候一不小心惹得他不开心了,我就被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

  进了套房我瞬间觉得自己而别渺小,龙子瑾却像是回家一样,把外套随手一扔,换上拖鞋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看着我。我哪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是谈谈心还是端茶倒水?等等为什么像个小保姆一样。

  “过来。”龙子瑾的的声音极具磁性,半躺着的他喉结有一种特殊的男性魅力,这样的人要什么女人得不到,非要我出台。

  我觉得自己的手脚无处安放,站在龙子瑾面前低头,心里毛毛的,这个极具危险的人究竟要干嘛。

  眼前的一切都形同虚幻,是什么颜色都不重要的,我只觉得扑面而来的压力感和不足之所措,这扇门把纷杂扰乱的世界隔绝在外,此刻的我只能唯命是从。

  “龙少,有什么吩咐。”我逼着自己说出这句话,只觉得头脑嗡嗡作响。

  龙少满满眼看着猎物一样的看着我,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掌骨节分明,捏住了我的脸颊:“怎么,你不知道该干什么?”语气里满满的嘲讽,看来龙少真的把我当作在男人间游刃有余的小姐了,我也懒得解释,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眼神躲闪不开。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龙子瑾弄痛我了,真是个暴力的人,这么斯文明朗的外表,鬼知道他的内心是什么颜色,或许是黑色也说不定,这种进入狼窝的感觉让我浑身不舒服。

  “你想干嘛直截了当的吧,别用这种破眼神看我。”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只是在笼子里的兔子究竟该怎么反抗,再大的脾气也不过是枉然。

  龙子瑾叹了口气,坐了起来笑着看着我:“你可是欠我二十万了,怎么还?”

  这笑让我浑身不自在,那二十万是他自己主动给人家的,我怎么还?我用意念还行不行啊,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儿,只是为啥掉在我这里的都是坑啊。我莫名其妙的欠了龙子瑾二十万,这些钱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笔小小的消费,在我这里却是巨款了。我第一次这么深切的感觉到在这个社会贫富差距居然如此之大。

  “还不起,要杀要剐随你便。”我心里一横,去他大爷的,这是在逼我吗。

  果然没出我所料,龙子瑾明知道我没这笔钱还要来刺激我,他用一种扫视的眼光看着我,就像要把握整个人都看穿一样,这种不自在的感觉,啧,他要不是龙子瑾我可能已经动手了。

  “去洗个澡,我不喜欢和脏兮兮的人发生关系。”龙子瑾挑着眉毛看着我,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

  这一晚上我真的够累了,早就想洗澡了,可是被龙子瑾命令着去洗澡就像是完成什么不可违抗的任务一样,所有事情变成任务都会让人不悦。

  走到卫生间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还是我吗,已经有些晕染的桃花妆让我看着无比颓废。元姐说我这张脸不做明星可惜了,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做明星啊,我不过是个连生活都不容易的姑娘,坠入深渊也没人拉我一把的人……

  “伊伊……”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是另一个我,一个我不想去面对的自己,“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水龙头的水哗哗作响,掩盖了我的抽泣声。随意写了个妆,看着和刚才判若两人的自己,真逗,我要为了二十万卖掉自己吗?我还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洗完澡走出这个浴室就会改变之前的一切。

  我想到元姐对我说过,出台最重要的是讨对方的欢心,我们这些人不过是用自己的皮囊换取对方的一时享乐,但是对方心情好了我们也能得到更高的报酬。

  为什么赚钱那么难啊,我明明什么都没做过就要背负着一身债务,帮那两个不配做父母的人还钱,真不公平。

  “呵想这些又有什么用……”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浴室的门被从外面猛然打开,龙子瑾裹着浴巾,上身赤裸着站在门口,一言未发,径直走到我身旁。看着浴缸里还在放的温水,我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早知道不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了,现在的龙子瑾在我面前,周身充斥着危险而对猎物诱惑的气息。